是俩哥

「鬼使黑白」不易吃醋的人吃醋时是什么表现?/最差恋人评比大赛

•两个撸着玩儿的段子,瞎写的不要较真儿23333
•第二个含微连若阎判和酒茨,介意慎

1.

  「不易吃醋的人吃醋时是什么表现?」

  答主:孟婆

  这个问题……我最近的确见识到了一次,印象很深刻。

  发生在我的同事鬼使黑白身上,嘛,他们是亲兄弟,也是恋人。我们妖鬼不太忌讳人类那些的。

  他俩从兄弟关系发展成了恋人关系,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的。

  因为一向很凶的鬼使黑突然好脾气,那天来找我帮忙时还破天荒地头一次说了句“谢谢”。我察觉到不对劲,小心地询问他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好事,他一副“你终于问了”的表情心满意足地说出了这件事。

  我稍稍有些惊讶,抬头看向一旁的鬼使白。

  鬼使白把头侧向一边,没否认。

  并且红了脸。

  总之我就这样知道了他们的关系。

  咳,回到题目上来,说到吃醋的话,这两兄弟在这方面也是天差地别。

  鬼使黑占有欲非常强,即使两人在没有成为恋人之前,看到有人向鬼使白搭讪也会一脸不爽地瞪对方,屡次被鬼使白说教也毫不悔改。如今更甚。之前有女子偶然见过鬼使白一面,芳心暗许,遂四处打听他成家没有,这话经由小妖传到鬼使黑耳朵里,这家伙当即拾起镰刀往肩上一扛,一脸凶相挑了挑眉道:“告诉她,成了。”……我亲眼看见的。

  鬼使白则内敛得多,完全不动声色。甚至一度让我怀疑……他可能是真的完全不在意。比如之前某次,有个亡魂被恶灵重创,虚弱非常,是被鬼使黑背回冥府的——女亡魂,可漂亮了。我抬头看向鬼使白,他安静地和鬼使黑并行,脸上一点波澜也没有。再比如之前某次,我因事去他们住处拜访,鬼使白正招待我喝茶,好事的小妖便拿着一叠桃红色的纸走进了庭院,挑起嗓子愉快地嚷嚷:“呀,鬼使黑大人,又有女妖给你递情信呢。”

  我立即扭头看向鬼使白。

  他正给我倒茶,连头都没抬一下。

  我捺不住心中好奇,低下头笼了手小声问道:“你不生气吗?”

  他颇诧异地抬头看我:“生气什么?”

  “有女妖给鬼使黑写情信啊……你不生气吗?”

  他旋即笑起来,好像觉得我的话很荒唐似的,云淡风轻地摆了摆手,“有什么好生气的,是女妖给他写,又不是他给女妖写。”

  我千百年来见各路亡魂,递同一碗汤水,各色模样的人也见过了,虽修为不深,人心鬼心也皆能由面目洞察几分,而鬼使白……我可以笃定地说,他是真的真的完全不在意这件事,更说不上什么吃醋了。

  我很困惑,这不大像我熟悉的人间情爱。

  “有什么不明白的?你看鬼使黑大人除了对鬼使白大人以外,对谁有过好脸色?”山兔这样给我解释,“因为完全不担心他会喜欢别人,所以当然不用吃醋嘛。”

  因为对鬼使黑很放心,所以完全不会吃醋。我想了想,觉得这话说得有道理,信了。

  然而直到前天我才明白,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寻常的午后,我闲极无聊,又去鬼使黑白住处拜访——前不久,他们被召唤了去,如今正在人间帮助一位阴阳师。

  庭院里有些小妖吵吵闹闹。鬼使白挑了个树下清静处,招待我喝茶。鬼使黑伸个懒腰,几次试图躺在他腿上,在被数次拒绝并说教以后,终于肯收敛了些,靠在了他肩上。

  鬼使白无可奈何,没再推拒。

  但他看起来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悦。

  这样待了许久,忽地跑过来个小妖,一脸急急忙忙,跳着脚向鬼使黑询问茅厕在哪。

  鬼使黑倚在弟弟肩上,伸手指给他个方向,小妖大抵是憋得狠了,当即拔腿就跑,跑了几步去才想起忘了道谢,又慌慌张张回过头,八成是一时想不起鬼使黑叫什么,信口道了句“谢谢哥哥”便跑开了去。

  说真的,那绝对是一句再寻常不过的,完全没有任何其他意思,纯粹出于礼貌的一句话,寻常得我几乎忽略了它。

  但接着我就听见了咔嚓一声。

  短促的,清晰的,咔嚓一声。

  ……我回过头去。

  鬼使白捏断了他手里的茶匙,一声没吭。

  长发垂着挡住脸,我没看见他的表情。

  我发誓,这是我这些年来见过最沉默有力的一次吃醋。

  我见势头不对,很快告辞。之后发生了些什么我就不清楚了,但在那以后,我再去找他俩喝茶,中间又遇上小妖询问鬼使黑事情,都会听见鬼使黑告知对方后迅捷地添上一句“不客气”……完全不给对方道谢的机会。

2.最差恋人评比大赛

  又是情人节。

  整个寮里最大的单身狗,晴明阿爸,今天更加胸闷气短了。

  思来想去,用心险恶地组织了一个“最差恋人评比大赛”,鼓励寮内的情侣勇于说出自己恋人的缺点,官方说辞是,旨在互相改进,以使双方更好地相处。

  但实际用意是,旨在激化矛盾,拆散一对是一对。

  然而事情很快脱离了晴明阿爸的预想,向着奇妙的方向发展了。

  寮内的情侣对这比赛倒是莫名地积极,纷纷跑来吐槽自己的恋人,说是吐槽,但分明是另一种形式的秀恩爱。

  般若吐槽一目连,说他整日只想着保护那群可恶的人类,都不陪自己玩。最后以神明大人认命地一叠声道歉并把人拥进了怀里结束。

  阎魔吐槽判官,说他无聊得像根木头,且对自己过分恭敬了,完全不像恋人该有的样子。最后以女王大人把脸红到耳根的判官强行搂进了怀里结束。

  酒吞吐槽茨木,说这家伙太喜欢他了,天天没完没了地夸他,可烦人。最后以晴明阿爸用“快闭嘴吧你”的眼神瞪了结束。

  等等等等。

  一轮所谓最差恋人评比大赛下来,单身狗晴明被虐得不轻。

  最后查查点点参赛情侣,全寮唯一没有参赛的一对情侣竟然是鬼使黑白。

  那对恋人兄弟正坐在观众席上喝茶,鬼使白一如既往地在对鬼使黑说教,麻烦你坐姿端正一些,不要这么懒散。

  晴明阿爸非常困惑,他本来以为鬼使白会是最想要吐槽自己恋人的那个。毕竟寮内所有妖,包括庭院扫地的小纸人都知道,鬼使白每日都致力于纠正鬼使黑的各种坏毛病,但鬼使黑从来都屡教不改。

  显然,其他妖也像晴明阿爸一样困惑。

  但,鬼使白对于众人问及“为什么没有吐槽鬼使黑”,也同样露出了些困惑的表情。

  他摇摇头,“我对他并没有什么不满啊。”

  山兔皱着眉,“可是你经常会说他的不是啊,让他站直啦,不要太懒散啦,说话要有礼貌啦,之类的……”

  “啊……这个。”鬼使白闻言会意了些,解释道:“是这样,因为作为鬼使,我认为他对待工作过于散漫了,有时行为和说话也不合礼节,所以想要纠正他。”

  说着顿了一下,继而正色道:“但在鬼使的身份以外,无论作为哥哥还是恋人,他都无可挑剔。”

  语气十二分认真。

  ……

  会心一击。

  一旁正吃梅子的鬼使黑,闻言愣了半晌,把果核儿也咽了下去。

  几秒后他回过神来,尽管明确感受到了鬼使白的眼神制止,但依然没能控制住自己,当众给了弟弟一个熊抱。

  ……晴明险些被这口狗粮噎得背过气儿去。

「鬼使黑白」荒谬之徒(完)

·最后是车,怕被和谐走外链

·渣见谅


1


  “我也是被人从孤独中拯救了出来。”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觉得无聊。”

 

  ——尽管那人说完这话后,就立刻别过脸去,把话头又引到了引渡亡魂上。

 

  但这并不妨碍鬼使黑心情大好,犹自笑了一路。

 

  是了,他的弟弟,认真,对待工作一丝不苟,习惯性隐藏情绪,极少坦诚,以及——若是当面这么说了,大概会被丢包子的——容易害羞。

 

  这些,都和生前一模一样。

 

  鬼使白几乎是没有什么变化的,尽管他如今比生前更加一本正经,又时常面无表情,开口只有引渡亡魂之类的公事,但仍是鲜活的好看模样,在无药可救的鬼使黑眼里依然可爱得很,可爱至极,实际上……甚至让他更想轻薄了。

 

  那张脸若是泛起红来是非常漂亮的,声线温和安定,幼时每唤他哥哥,语气里会带出全副的依赖,能让彼时同样年幼的黑羽身为哥哥的责任感瞬间指数爆炸式地增长起来。两人生前时的某次深夜,年少的月白大抵是像所有那般年纪的人一样,梦了些旖旎的事,遂在睡梦中无意识地从喉间逸出几声甜腻的音调来,而他在半梦半醒间翻了个身,鼓膜却牢牢掐住了身侧传来的那一声黏软调子,呼吸随即刹住多时,至天曦再未能成眠。

 

  ——后来,也是如今,他对月白有了超过了兄弟感情的,被他反复压抑却又一次次汹涌而起的欲望,便是在那个时候埋下了根。

 

  鬼使黑不是守规矩的家伙,毫不在乎这样的欲望在世人面前是怎样的错误和不伦。他向来顺着自己的心意做任何事,并不认为想要把自己的弟弟压在身下并占有他这件事有什么问题。他唯一怕的只是月白会不开心,这才是他数年如一日,压抑自己欲望的唯一原因。

 

  可如今,不光是生前惯常的早安吻和晚安吻会被嫌弃地皱眉拍开,那家伙还张口闭口皆是公事公办的“鬼使黑”,连哥哥都不肯叫上一声了。

 

“我根本不记得你,也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我哥哥。”

 

  说这种话,真是过分啊。

 

  想到这儿,他又盯着前面正和亡魂交谈的那家伙的侧脸撇了撇嘴。

 

  那个眉眼俊朗的小混蛋却好像察觉到了一样,忽地扭过头来,脸色古怪地看着他说了句什么。

 

  “……什么?”他没听清。

 

  “真是……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鬼使白蹙了眉头,语气带点儿嗔怪,又原原本本地把话重复了一遍,“这个亡魂想要借助我们的力量复仇,作为代价,愿意永远留在冥界,担任鬼使的工作。”


2


  “你为何这般执着于那些失去的记忆?”鬼使黑看着他,顿了片时,续道:“你的记忆里除了我没有什么好事。我们如何被父母虐待,如何被生生分开,这些痛苦的事情,记起来做什么?”

 

  两人对亡魂的要求尚未给出回应,既未应允也未拒绝,回来的时候一路沉默。方才,那家伙踌躇半晌,又忽地问起两人生前的事来。

 

  “我只是……”鬼使白甫一开口又收住了话锋,忽地转过身来看向他,反问道:“既然这样,你又为何执意不肯喝孟婆汤,至今也要记着那些痛苦的事?”

 

  对方闻言却似乎颇诧异似的挑了眉,再开口时用了理所当然的语气,“我说过了吧,我可不想把我们两个的回忆忘掉。皮肉之苦的记忆对我来说算不得什么,要是把我亲爱的弟弟忘了,那对我来说,才是真的糟糕了。”

 

  鬼使白转过身去,缄了口。

 

  ——这家伙毫无顾忌地袒露心迹,永远让人无从应对。

 

  他看着庭院里的树出神,随手拈起身侧的瓷盏啜了一小口,旋即脸上漾出层淡红的悦色来,复又回过头来问道:“这东西是什么?”

 

  鬼使黑见状笑起来,很是得意的模样,“街尾那家铺子里的桃花酿,你生前就喜欢这玩意儿,我回来的路上就拿了两壶。”

 

  “拿的?”

 

  “那不然呢。”那家伙不以为然地耸耸肩,“我给他冥府的钱币他又不愿意要。”

 

  鬼使白噗嗤笑了一声,好像为这一笑觉得羞赧似的又很快把头转了过去,端起瓷盏又喝了一口,探出舌尖来舐了下唇,仍旧看着庭院里的树,声音有点儿不自在,“你别盯着我看了。”

 

  “诶?……哦。”鬼使黑如梦初醒,终于肯把视线撇开一点儿,拿过一旁的酒壶又给他斟满,赶在他推拒前道:“这玩意儿喝不醉的,不影响办公事。”

 

  鬼使白便没出声,又静默着喝了几杯,脑子里倒是一直转着些私事。

 

  “你生前与如今相仿。凡事都认真谨慎,一丝不苟,嗯,还有点啰嗦。”身侧之人蓦地开口,用了极温柔的回忆语气,甚至隐约带笑,“可爱得很。”

 

  说着又换上可怜兮兮的调子,“不过那时候比现在更可爱一些,会很乖地叫哥哥,也不厌恶我的早安吻。”

 

  “我没有……”鬼使白慌着要辩解,待想起自己平日所为又有些心虚,遂轻声否认道:“我并不厌恶。只是觉得在这冥府重地,行为轻薄,不成体统。”

 

  却不想那家伙听了这话竟忽地笑开了,“体统是凡人的事,与我们有何干系?正因凡人体统讲究孝道,所以无论我们如何被父母虐待亦不可忤逆,这简直毫无道理。你我死后既已向父母复了仇,便已坏了凡人的体统,如今却还遵它作甚?”

 

  鬼使白无言以对,也无心再与他纠缠这件事,遂半晌不再言语。空了的瓷盏在手里捻过几圈,才勉强佯作不经意,提起搁在心头半日的事来,“帮了那个亡魂的话,由他来做继任者,你我便可一起离开这里,重入轮回。”

 

  那家伙闻言却是一丝犹豫也无,很快摇了摇头,“你去转生吧,我留在这里。”

 

  语气干脆得像是早就做好了这样的打算。

 

  “……什么?”鬼使白有些怔忡。

 

  “我是说,你去转生吧,你本来就不该待在这种地方。”他说着笑起来,像是释然,又像有点自嘲的意思,“为人为鬼还是别的什么,对我来说都无所谓。你才是这个世界上对于我来说最为重要的。转生道上向来不讲情分,重为凡人回到世上,若是命里没有你,生生世世只有我一个人,那对我来说才是真的生不如死,我可不想经历了。”

 

  “嘛,所以说,你就去转生嘛。”他努了下嘴,再度换上漫不经心的语气,仍旧拈起手边的壶来给他倒酒,“我留在这儿当鬼使。凡人寿命短,至多不过百年便要重入轮回。我在这冥府等上几十年总能见你一面,嗯,蛮好的。”

 

  良久,鬼使白只怔怔地看着他,一声也没应。

 

  那人却又想起什么似的,忽地叹了口气,鲜有地露出副正经的伤感模样来,“我许久没有听你唤过哥哥了,你唤我一声哥哥吧。”

 

  那双看向他的上挑的细长眼睛里竟带出点儿恳求的意味来,声音也跟着低了下去,“你去转生前,唤我一声哥哥,好不好?”


3


  “你……”一个单字在半空中浮了一刻,落口的后半句终究不可避免地虚了下去,“……何必如此?”

 

  鬼使白对此毫无办法,对面前的家伙毫无办法。

 

  “我说过了啊,你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来说最为重要的。”

 

  还是那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我说过我喜欢你了吧?”

 

  “……什么?”

 

  “诶?我没有说过吗?”鬼使黑竟是一副比他更吃惊的神态,甚至认真地盯了他好一会儿以确认,而后眼尾唇角皆挑上去,凑近了来,几乎鼻尖相触,“我以为我早就说过了。”

 

 

  他很快就要离开这里,去转生为凡人了,很快会把在冥府与他一起的记忆全部都忘掉的。那么,全部都告诉他也没有关系,即使被厌恶也无所谓——反正都要被再一次地,更彻底地忘掉了。

 

  是的,很快就会被忘掉了。

 

  鬼使黑甚至隐隐感到些释然,再开口时语气里几乎带笑。

 

  “我生前是个荒唐的人,死后是个荒唐的鬼,喜欢我的弟弟,是想要……”附在他背上的手沿着脊骨一路攀援而下,滑至臀间柔软的塌陷处,指尖隔着衣服色情地按压了一下,伴着鬼使白喉咙里猝然的吸气声慢悠悠落了后半句,“想要做这种事的喜欢。”

 

  “你……!”

 

  那人瞪圆了一双眼,大惊失色模样。

 

  鬼使黑却丝毫没打算把手收回,指腹隔着布料不轻不重地蹭着,眼底又勾出了促狭的笑来,“你若是说厌恶我,我就停下。”

 

  “你……”鬼使白红着面瞪视他,声音涩止。不知是羞是怒,竟开始抖颤起来,止不住一般。

 

  鬼使黑见状,正忖度着是否要见好就收,却又忽地听得他一副极不甘的语气,颤抖着挤出了两个字,“……卑鄙。”

 

  那人这样说着,竟把眼睛闭上了。

 

  鬼使黑像初至冥府见到他那时一般地怔住良久,随后像那时一般地欣喜若狂。

 

  是默许的意思。

 

  他的回答是骤然倾覆而下的吻,因不可置信而难以抑制地齿关发颤。

 

  则是湿热滑腻的唇舌相抵,鬼使白自是全然不肯迎合,但也丝毫不曾设防地顺从,而这般试图佯作无知无觉的打算很快便失效,在愈加紊乱的呼吸里败了个彻底。

 

  可鬼使黑不肯停下,他犹觉不足。

 

  他对这双唇,这个人,都渴望了太久,这渴望几乎成了业障,在身体里盘根错节,由生至死依附于他,纠缠他,折磨他,使他日日夜夜不得安稳。他因肖想数载而谙熟此道,因出乎意料而失了方寸,理智上试图温柔地循循善诱,却又本能地横冲直撞。一只手钳住了对方的下巴,几乎是带点儿无意的强迫性的,在那人湿热的口中用力侵搅,窃取他齿间残余的桃花酒香,直至被呼吸不顺的对方慌慌张张地伸手扯住了衣服,才总算肯放开。

 

  鬼使白胸口一起一伏,大口地喘着气,已经顾不上嗔怪对方的放肆,有些脱力地伏在了鬼使黑肩上,安静地默许了接下来对方欲行的一切荒诞之事。

 

  真温柔啊。

 

  鬼使黑犹自笑了笑,伸手将他拥进怀里。

 

  真温柔啊,他的弟弟。

 

  因为很快就要离开,竟连他这般荒谬的请求也应允了。

 

  他侧过头,吻了吻他的头发。

 

  两人不知是谁,在隐约地,压抑地颤抖。


4


http://m.weibo.cn/5376294117/4072158826849903

「鬼使黑白」荒谬之徒03

3


  “你……”一个单字在半空中浮了一刻,落口的后半句终究不可避免地虚了下去,“……何必如此?”

 

  鬼使白对此毫无办法,对面前的家伙毫无办法。

 

  “我说过了啊,你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来说最为重要的。”

 

  还是那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我说过我喜欢你了吧?”

 

  “……什么?”

 

  “诶?我没有说过吗?”鬼使黑竟是一副比他更吃惊的神态,甚至认真地盯了他好一会儿以确认,而后眼尾唇角皆挑上去,凑近了来,几乎鼻尖相触,“我以为我早就说过了。”

 

 

  他很快就要离开这里,去转生为凡人了,很快会把在冥府与他一起的记忆全部都忘掉的。那么,全部都告诉他也没有关系,即使被厌恶也无所谓——反正都要被再一次地,更彻底地忘掉了。

 

  是的,很快就会被忘掉了。

 

  鬼使黑甚至隐隐感到些释然,再开口时语气里几乎带笑。

 

  “我生前是个荒唐的人,死后是个荒唐的鬼,喜欢我的弟弟,是想要……”附在他背上的手沿着脊骨一路攀援而下,滑至臀间柔软的塌陷处,指尖隔着衣服色情地按压了一下,伴着鬼使白喉咙里猝然的吸气声慢悠悠落了后半句,“想要做这种事的喜欢。”

 

  “你……!”

 

  那人瞪圆了一双眼,大惊失色模样。

 

  鬼使黑却丝毫没打算把手收回,指腹隔着布料不轻不重地蹭着,眼底又勾出了促狭的笑来,“你若是说厌恶我,我就停下。”

 

  “你……”鬼使白红着面瞪视他,声音涩止。不知是羞是怒,竟开始抖颤起来,止不住一般。

 

  鬼使黑见状,正忖度着是否要见好就收,却又忽地听得他一副极不甘的语气,颤抖着挤出了两个字,“……卑鄙。”

 

  那人这样说着,竟把眼睛闭上了。

 

  鬼使黑像初至冥府见到他那时一般地怔住良久,随后像那时一般地欣喜若狂。

 

  是默许的意思。

 

  他的回答是骤然倾覆而下的吻,因不可置信而难以抑制地齿关发颤。

 

  则是湿热滑腻的唇舌相抵,鬼使白自是全然不肯迎合,但也丝毫不曾设防地顺从,而这般试图佯作无知无觉的打算很快便失效,在愈加紊乱的呼吸里败了个彻底。

 

  可鬼使黑不肯停下,他犹觉不足。

 

  他对这双唇,这个人,都渴望了太久,这渴望几乎成了业障,在身体里盘根错节,由生至死依附于他,纠缠他,折磨他,使他日日夜夜不得安稳。他因肖想数载而谙熟此道,因出乎意料而失了方寸,理智上试图温柔地循循善诱,却又本能地横冲直撞。一只手钳住了对方的下巴,几乎是带点儿无意的强迫性的,在那人湿热的口中用力侵搅,窃取他齿间残余的桃花酒香,直至被呼吸不顺的对方慌慌张张地伸手扯住了衣服,才总算肯放开。

 

  鬼使白胸口一起一伏,大口地喘着气,已经顾不上嗔怪对方的放肆,有些脱力地伏在了鬼使黑肩上,安静地默许了接下来对方欲行的一切荒诞之事。

 

  真温柔啊。

 

  鬼使黑犹自笑了笑,伸手将他拥进怀里。

 

  真温柔啊,他的弟弟。

 

  因为很快就要离开,竟连他这般荒谬的请求也应允了。

 

  他侧过头,吻了吻他的头发。

 

  两人不知是谁,在隐约地,压抑地颤抖。


·TBC

·还剩最后一发结束……是车,HE

·渣见谅

「鬼使黑白」荒谬之徒02

2

  “你为何这般执着于那些失去的记忆?”鬼使黑看着他,顿了片时,续道:“你的记忆里除了我没有什么好事。我们如何被父母虐待,如何被生生分开,这些痛苦的事情,记起来做什么?”

  两人对亡魂的要求尚未给出回应,既未应允也未拒绝,回来的时候一路沉默。方才,那家伙踌躇半晌,又忽地问起两人生前的事来。

  “我只是……”鬼使白甫一开口又收住了话锋,忽地转过身来看向他,反问道:“既然这样,你又为何执意不肯喝孟婆汤,至今也要记着那些痛苦的事?”

  对方闻言却似乎颇诧异似的挑了眉,再开口时用了理所当然的语气,“我说过了吧,我可不想把我们两个的回忆忘掉。皮肉之苦的记忆对我来说算不得什么,要是把我亲爱的弟弟忘了,那对我来说,才是真的糟糕了。”

  鬼使白转过身去,缄了口。

  ——这家伙毫无顾忌地袒露心迹,永远让人无从应对。

  他看着庭院里的树出神,随手拈起身侧的瓷盏啜了一小口,旋即脸上漾出层淡红的悦色来,复又回过头来问道:“这东西是什么?”

  鬼使黑见状笑起来,很是得意的模样,“街尾那家铺子里的桃花酿,你生前就喜欢这玩意儿,我回来的路上就拿了两壶。”

  “拿的?”

  “那不然呢。”那家伙不以为然地耸耸肩,“我给他冥府的钱币他又不愿意要。”

  鬼使白噗嗤笑了一声,好像为这一笑觉得羞赧似的又很快把头转了过去,端起瓷盏又喝了一口,探出舌尖来舐了下唇,仍旧看着庭院里的树,声音有点儿不自在,“你别盯着我看了。”

  “诶?……哦。”鬼使黑如梦初醒,终于肯把视线撇开一点儿,拿过一旁的酒壶又给他斟满,赶在他推拒前道:“这玩意儿喝不醉的,不影响办公事。”

  鬼使白便没出声,又静默着喝了几杯,脑子里倒是一直转着些私事。

  “你生前与如今相仿。凡事都认真谨慎,一丝不苟,嗯,还有点啰嗦。”身侧之人蓦地开口,用了极温柔的回忆语气,甚至隐约带笑,“可爱得很。”

  说着又换上可怜兮兮的调子,“不过那时候比现在更可爱一些,会很乖地叫哥哥,也不厌恶我的早安吻。”

  “我没有……”鬼使白慌着要辩解,待想起自己平日所为又有些心虚,遂轻声否认道:“我并不厌恶。只是觉得在这冥府重地,行为轻薄,不成体统。”

  却不想那家伙听了这话竟忽地笑开了,“体统是凡人的事,与我们有何干系?正因凡人体统讲究孝道,所以无论我们如何被父母虐待亦不可忤逆,这简直毫无道理。你我死后既已向父母复了仇,便已坏了凡人的体统,如今却还遵它作甚?”

  鬼使白无言以对,也无心再与他纠缠这件事,遂半晌不再言语。空了的瓷盏在手里捻过几圈,才勉强佯作不经意,提起搁在心头半日的事来,“帮了那个亡魂的话,由他来做继任者,你我便可一起离开这里,重入轮回。”

   那家伙闻言却是一丝犹豫也无,很快摇了摇头,“你去转生吧,我留在这里。”

  语气干脆得像是早就做好了这样的打算。

  “……什么?”鬼使白有些怔忡。

  “我是说,你去转生吧,你本来就不该待在这种地方。”他说着笑起来,像是释然,又像有点自嘲的意思,“为人为鬼还是别的什么,对我来说都无所谓。你才是这个世界上对于我来说最为重要的。转生道上向来不讲情分,重为凡人回到世上,若是命里没有你,生生世世只有我一个人,那对我来说才是真的生不如死,我可不想经历了。”

  “嘛,所以说,你就去转生嘛。”他努了下嘴,再度换上漫不经心的语气,仍旧拈起手边的壶来给他倒酒,“我留在这儿当鬼使。凡人寿命短,至多不过百年便要重入轮回。我在这冥府等上几十年总能见你一面,嗯,蛮好的。”

  良久,鬼使白只怔怔地看着他,一声也没应。

  那人却又想起什么似的,忽地叹了口气,鲜有地露出副正经的伤感模样来,“我许久没有听你唤过哥哥了,你唤我一声哥哥吧。”

  那双看向他的上挑的细长眼睛里竟带出点儿恳求的意味来,声音也跟着低了下去,“你去转生前,唤我一声哥哥,好不好?”

•TBC
•四发完,HE
•渣,见谅

「鬼使黑白」荒谬之徒01

1

  “我也是被人从孤独中拯救了出来。”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觉得无聊。”

  ——尽管那人说完这话后,就立刻别过脸去,把话头又引到了引渡亡魂上。

  但这并不妨碍鬼使黑心情大好,犹自笑了一路。

  是了,他的弟弟,认真,对待工作一丝不苟,习惯性隐藏情绪,极少坦诚,以及——若是当面这么说了,大概会被丢包子的——容易害羞。

  这些,都和生前一模一样。鬼使白几乎是没有什么变化的,尽管他如今比生前更加一本正经,又时常面无表情,开口只有引渡亡魂之类的公事,但仍是鲜活的好看模样,在无药可救的鬼使黑眼里依然可爱得很,可爱至极,实际上……甚至让他更想轻薄了。

  那张脸若是泛起红来是非常漂亮的,声线温和安定,幼时每唤他哥哥,语气里会带出全副的依赖,能让彼时同样年幼的黑羽身为哥哥的责任感瞬间指数爆炸式地增长起来。两人生前时的某次深夜,年少的月白大抵是像所有那般年纪的人一样,梦了些旖旎的事,遂在睡梦中无意识地从喉间逸出几声甜腻的音调来,而他在半梦半醒间翻了个身,鼓膜却牢牢掐住了身侧传来的那一声黏软调子,呼吸随即刹住多时,至天曦再未能成眠。

  ——后来,也是如今,他对月白有了超过了兄弟感情的,被他反复压抑却又一次次汹涌而起的欲望,便是在那个时候埋下了根。

  鬼使黑不是守规矩的家伙,毫不在乎这样的欲望在世人面前是怎样的错误和不伦。他向来顺着自己的心意做任何事,并不认为想要把自己的弟弟压在身下并占有他这件事有什么问题。他唯一怕的只是月白会不开心,这才是他数年如一日,压抑自己欲望的唯一原因。

  可如今,不光是生前惯常的早安吻和晚安吻会被嫌弃地皱眉拍开,那家伙还张口闭口皆是公事公办的“鬼使黑”,连哥哥都不肯叫上一声了。

  “我根本不记得你,也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我哥哥。”

  说这种话,真是过分啊。

  想到这儿,他又盯着前面正和亡魂交谈的那家伙的侧脸撇了撇嘴。

  那个眉眼俊朗的小混蛋却好像察觉到了一样,忽地扭过头来,脸色古怪地看着他说了句什么。

  “……什么?”他没听清。

  “真是……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鬼使白蹙了眉头,语气带点儿嗔怪,又原原本本地把话重复了一遍,“这个亡魂想要借助我们的力量复仇,作为代价,愿意永远留在冥界,担任鬼使的工作。”

•TBC
•四发完,HE
•渣,接受意见和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