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俩哥

「鬼使黑白」假公济私01 02

·现代职场paro,除了糖没什么其他内容了

·渣见谅


1

  中午十二点半,公司三楼的茶餐厅里,两个刚来不久的实习生正吃着饭谈论各自的近期经历。

  由莫名其妙的同事谈到无意犯下的小错,之后又谈到各自的上司。

  “我敢打赌我们部的领导最多超不过二十五岁,甚至说他只有二十岁也一点不为过,真的是,特别好看特别年轻的一张脸。我第一次去他办公室的时候超级紧张都不敢抬头,然后就听他说了一句‘别紧张’,啊,声音超级温柔。人也很好,对我们都特别礼貌那种,我犯错的那次也只是说让我下次注意。我当时真的是,那个词怎么说,对,简直如沐春风。”

  “我们领导也很年轻,估计也是二十多岁。但是,怎么说……跟你们领导一点都不一样。你能想象吗,他上班居然穿着T恤短裤和拖鞋……”

  “我的天……真的假的?”

  “我去他办公室的时候看见他当时都懵了,他就穿着那一身整个人瘫在椅子里,还把脚搭在桌子上……我们几个人敲门进来之后,他连姿势都不改的,就特别懒散地抬头问了一句是新来的实习的吗,我们说是,然后他就一脸很不耐烦地摆摆手说让那个谁谁谁带你们熟悉工作去,什么事儿都要来麻烦我……我本来以为他那天的穿着可能是个意外,结果后来发现他天天都这么穿……他还几乎每天都迟到,穿着一身休闲服和拖鞋在众目睽睽下打着哈欠走进来……虽说长得帅吧,但实在是……”

  “……你们部这领导也太随性了。我从来没见我们领导迟到过,经常来得比我还早,衣服几乎一个褶儿都没有的那种程度,人也特别认真,不过我觉得他认真得稍微有点过了……上周我交上去的报告用错一个标点他都把我叫过去指给我看……”

  “啧……前天我去交报告,我们领导扫了两眼说行挺好的。我问有哪里需要改一改吗,他说没事不用改,凑合着能用就行……”

  “我的天啊哈哈哈哈,这俩人反差也太大了,我估计他俩肯定特别合不来,公司各部门领导开会的时候说不定能打起来。啊不对,我们领导应该不打人,估计看见你们领导会绕着道儿走……嗯?你看什么呢?”

  “你们领导是不是……长头发?”

  “诶?你怎么知道?”

  “你看那边……跟我领导坐在一起吃饭的那个是不是……”

  距离两人位置的不远处,两人刚刚谈论的,性格和行为都反差极大的,被猜测肯定十分合不来,见了面估计会绕着道走的,两人各自的部门领导,月白和黑羽,正面对面地在双人桌上一起吃饭。

  一个穿着几乎一个褶儿都没有的衬衫,一个穿着一身休闲服和一双拖鞋,面对面地,坐在一起吃饭。

  两人吃惊地注视几秒后,更加吃惊地看见,那个穿着衬衫,即使吃饭也坐得端正的青年,微皱了下眉,而后抽了张纸巾,自然而然地伸手过去,擦掉了对面的人嘴角蹭到的酱汁。

  然后,对面的家伙后知后觉地抬头,像个傻子似的冲他笑了。


2

  直到实习期结束,这些实习生也没能知道两个部门的领导,月白和黑羽的确切关系。

  准确来说,他们其中的一部分人知道了一半。

  这一半的消息来源于公司里总是对新员工很亲切的前辈孟婆——一位非常喜欢自制汤带来给大家喝的人力资源部领导,甚至有听过“实习期间多喝几碗孟婆的汤,会提高转正成功的几率”的说法。

  在公司的一次聚餐里,酒过三巡,几个实习生悄悄询问孟婆,“公司的月白和黑羽前辈关系很好吗?”

  “嗯,他们是兄弟呀。”孟婆一脸自然而然地点点头。

  “诶?亲兄弟?”几个人目瞪口呆。

  “对啊。你们不知道吗?那看来黑羽最近收敛多了啊,居然没有逢人炫耀一遍他弟弟……八成是被管教了吧。”孟婆犹自咕哝两句,又眯了眯眼,“那这么说,你们连他们是兄弟都不知道,应该也不知道他们还是……”

  “还是什么?”几个人迫不及待。

  “嗯……”孟婆含糊了一声,“你们以后就知道了。”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知道。

  不久后,实习期结束,除了根据实习期间的工作情况和领导评价来参考是否给予转正外,还设置了一次面谈。

  面谈基本由孟婆和她的几个下属进行,问些常规的问题,而该部门的领导根据个人意愿和时间安排,有时会在场,有时不会。

  然后,诡异的事情出现了。

  黑羽的部门里的几个实习生面谈时,该部门领导黑羽不在场。嗯,这很正常。

  月白的部门里的几个实习生面谈时,该部门领导月白不在场。嗯,这也很正常……但,另一个部门的领导黑羽在场。

  每个进来的实习生看见他都会懵一下,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然后看向孟婆,而孟婆,她一脸司空见惯,似乎黑羽在场是每次这个部门的实习生转正的常规程序。

  孟婆几个人询问的时候,那家伙只在旁边沉默着,一语不发,然后,他会在孟婆问完后,向每个实习生挨个问一句:“通过这段时间工作上的接触和了解,你对你们部门的领导月白有什么看法?”

  诶?

  诶??

  我们对领导能有什么看法?

  不明就里但十分仰慕月白的A:“我觉得他是位非常出色的领导,也是个非常出色的人,非常有魅力。在工作上很有能力,对我们也很温柔,是一位让我感觉如沐春风的领导。”

  知晓两人是兄弟关系曲意奉承的B:“能遇到这么优秀,令人尊敬的领导是我的荣幸……”

  反其道而行之的C:“我没什么太大的看法,只是觉得他有一点认真过头了,有些吹毛求疵……”

  耿直的D:“抱歉,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按要求做一些零碎的工作,和领导的接触不多,对他没什么了解……”

  ……

  最后,只有D转正成功,出现在了该部门里。

  当晚,月白裹着浴袍坐在沙发上,一边揉擦头发一边皱着眉头问靠在那边的男人,“我们部门怎么就一个人转正?你是不是又动什么手脚了?”

  黑羽哼哼两声,试图含糊过去。

  “我觉得那个C工作能力不错啊,怎么没让他转正?”

  这回对方皱起了眉,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他不喜欢你。”

  “诶?”月白诧异地看他一眼,继而道:“喜欢我做什么,能工作就好了啊。”

  那边的男人满口愤愤不平,“他才实习多久?就敢说你的不是,他根本就不了解你,还敢对你有意见。”

  “……算了算了。那那个A呢?我觉得他也不错啊,怎么也没给转正?”

  那家伙这次眉头拧得更紧了,重重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他喜欢你。”

  “……诶?”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