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俩哥

「鬼使黑白」假公济私03

·渣见谅


3


  几个实习生尘埃落定,成为了正式员工后,每日工作愈加繁重的他们,自然而然地,便对两个部门上司,月白与黑羽的关系……更加热衷了。

  ……每天累死累活地上班再不找点乐子八卦八卦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持续一周的观察进展不大,只偶尔碰见两人一起吃饭,可兄弟一起吃饭有什么不正常的?几个人建立的黑白八卦小组在交流各方消息后,总体十分郁闷。

  但一切正如孟婆前辈所言,他们慢慢地,慢慢地就知道了。

  第一波消息来自于周六公司的各部门领导会议。据当时在场负责端茶倒水的F透露,作为与月白平级的领导,黑羽在月白发言时表现出了一种近乎于脑残粉的状态。具体表现为:全程一动不动地盯着月白看,脸上挂着一种与有荣焉的谜之微笑,并在对方发言结束后,被顶头上司询及意见时,说了“月白说的都对”这样的脑残粉标准用语。噢,特别补充,他说完这话后被月白红着脸瞪了一眼。

  “呃……弟控?”在听过F的叙述后,组内其他人这样发问。

  “十有八九是……”

  但这也称不上是什么特别的关系。

  第二波消息来自于茶余饭后的一些闲言碎语。几个人先是听闻最近新调来的某位项目总监对黑羽暗送秋波,数次发出共进晚餐的邀请,但都被礼貌拒绝了。其后几日,几个人又听闻,在公司高层会议上,一向待人礼貌温和的月白,毫不留情地反驳了这位项目总监提出的所有意见。

  “呃……隐藏的兄控?”

  “十有八九是……”

  第三波消息来自于某个晚上的公司停车场。据那天加班的K透露,他在停车场意外看见了不远处的两位上司,较之弟弟个子高了半头的兄长黑羽先生,像树袋熊一样,整个人几乎挂在了月白身上 ——两手从背后环住了对方的肩,把人固定在了原地。

  “我甚至怀疑他当时很可能说了句什么流行的撒娇用语。”

  总之,几秒后,月白一脸无奈地扭过头来,吻了他的侧脸一下,才终于被松了绑,成功开了车门。

  “呃……亲,亲密的兄弟关系?”

  “大概吧……”

  组里所有人都有一个相同的猜测,大家心照不宣地谁都没说。

  毕竟把那种饱含禁忌意味的猜测和活得就像行为规范样本的月白联系在一起,听起来多少有点荒唐。

  最后一波消息来自于……不,这次不是消息,八卦小组几乎全员一起见证了这件事。

  在一个普通,平常,即将迎来双休日的周五晚上,因为突如其来的临时情况,顶头上司阎魔一声令下,随即一拨人收到了判官深夜十一点要求回公司紧急加班的夺命call。

  八卦小组一边在群里怨声载道一边往公司赶,同时偷偷讨论着两位上司的情况。

  “我估计待会儿黑羽来的时候一定脸超臭……他会不会直接不来?他可都敢说大boss是老太婆。”

  “不会,应该会被月白拽来。”

  “啊,对……”

  十几分钟后,他们见到了赶来公司的黑羽,意料之中的脸色超臭,可是……月白呢?

  判官也是这么问的。

  “他睡熟了。”那家伙拧着眉头盯着判官,“他的工作我来做。”

  “胡闹!他们部门的工作你根本不……”

  “你大半夜把一群人叫回公司来就不胡闹了?”他语气也跟着臭了,“我说我来做就我来做。”

  几秒沉默对峙后,判官不得已松了口,“……一点差错都不能出。”

  “知道了知道了。”那家伙咔的一声扣上了打火机,叼着根烟去工作了。

  屏息目睹了全程的几个人一边加班一边偷偷在群里讨论了起来。

  “你们刚刚注意到了吗?黑羽的衣服!”

  “穿得乱七八糟,衬衫扣子都扣错了。”

  “平时几乎都没见过他穿衬衫……怎么半夜被叫回来加班穿件衬衫来了?而且都皱了。”

  “他弟弟要是醒着的话估计还会给他熨一下,他自己肯定嫌麻烦抓起来随便就穿上了。”

  “你们不觉得他那件衬衫穿着完全不合身吗?肩膀那儿可紧了。”

  “诶?是吗,我没注意。”

  “那件衬衫不是他的,是月白的。”

  “啊?”

  “???”

  “真的?”

  “今天月白就穿的这件,我下班的时候跟他一趟电梯看见的。”

  “所以说……”

  所以说?

  根据黑羽的话来看,月白在熟睡,但判官打电话叫人回公司加班必然会先给脾气温和且礼貌的月白打电话,给黑羽打的话保不准他会在电话里直接骂人,而依月白负责任的性格来看,只要他接起了电话被通知了回公司加班,必然会亲自来,哪怕黑羽拦着他也一定会坚持来的。所以,结论是,月白在熟睡,他没有被电话铃吵醒,黑羽接起了他的电话,并自作主张地独自来了公司,要一并完成两人份的工作。

  那么月白今天白天穿的衣服怎么会皱巴巴地出现在黑羽的身上?两人的衣服很有可能混在了一起,而黑羽为了不吵醒他没有开灯,黑暗中胡乱抓起件衣服就穿上了。可是,黑羽脱下衣服乱丢合情合理,月白是会脱下衣服乱丢导致衬衫和哥哥的衣服混在一起并且变得皱巴巴的人吗?绝对不会。

  因此,必然有什么事使一切违背了常规,使月白的衣服没有像平时一样被好好安置,而是和黑羽的衣服混在了一起并且变得皱皱巴巴,必然有什么事使他疲累,睡得很沉,以致没听见手机电话铃,黑羽穿衣服出门也没吵醒他,必然有什么事使黑羽的责任心暴涨,使得这个平时自己的工作都不肯好好完成的家伙,深夜为了不打扰弟弟睡觉而独自担下了两人的工作。

  嗯……

  组内全员在经过一番心照不宣的沉默的推理后,“黑白八卦小组”不动声色地更名为了“黑白骨科cp小组”。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