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俩哥

「鬼使黑白」荒谬之徒01

1

  “我也是被人从孤独中拯救了出来。”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觉得无聊。”

  ——尽管那人说完这话后,就立刻别过脸去,把话头又引到了引渡亡魂上。

  但这并不妨碍鬼使黑心情大好,犹自笑了一路。

  是了,他的弟弟,认真,对待工作一丝不苟,习惯性隐藏情绪,极少坦诚,以及——若是当面这么说了,大概会被丢包子的——容易害羞。

  这些,都和生前一模一样。鬼使白几乎是没有什么变化的,尽管他如今比生前更加一本正经,又时常面无表情,开口只有引渡亡魂之类的公事,但仍是鲜活的好看模样,在无药可救的鬼使黑眼里依然可爱得很,可爱至极,实际上……甚至让他更想轻薄了。

  那张脸若是泛起红来是非常漂亮的,声线温和安定,幼时每唤他哥哥,语气里会带出全副的依赖,能让彼时同样年幼的黑羽身为哥哥的责任感瞬间指数爆炸式地增长起来。两人生前时的某次深夜,年少的月白大抵是像所有那般年纪的人一样,梦了些旖旎的事,遂在睡梦中无意识地从喉间逸出几声甜腻的音调来,而他在半梦半醒间翻了个身,鼓膜却牢牢掐住了身侧传来的那一声黏软调子,呼吸随即刹住多时,至天曦再未能成眠。

  ——后来,也是如今,他对月白有了超过了兄弟感情的,被他反复压抑却又一次次汹涌而起的欲望,便是在那个时候埋下了根。

  鬼使黑不是守规矩的家伙,毫不在乎这样的欲望在世人面前是怎样的错误和不伦。他向来顺着自己的心意做任何事,并不认为想要把自己的弟弟压在身下并占有他这件事有什么问题。他唯一怕的只是月白会不开心,这才是他数年如一日,压抑自己欲望的唯一原因。

  可如今,不光是生前惯常的早安吻和晚安吻会被嫌弃地皱眉拍开,那家伙还张口闭口皆是公事公办的“鬼使黑”,连哥哥都不肯叫上一声了。

  “我根本不记得你,也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我哥哥。”

  说这种话,真是过分啊。

  想到这儿,他又盯着前面正和亡魂交谈的那家伙的侧脸撇了撇嘴。

  那个眉眼俊朗的小混蛋却好像察觉到了一样,忽地扭过头来,脸色古怪地看着他说了句什么。

  “……什么?”他没听清。

  “真是……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鬼使白蹙了眉头,语气带点儿嗔怪,又原原本本地把话重复了一遍,“这个亡魂想要借助我们的力量复仇,作为代价,愿意永远留在冥界,担任鬼使的工作。”

•TBC
•四发完,HE
•渣,接受意见和建议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