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俩哥

「鬼使黑白」荒谬之徒02

2

  “你为何这般执着于那些失去的记忆?”鬼使黑看着他,顿了片时,续道:“你的记忆里除了我没有什么好事。我们如何被父母虐待,如何被生生分开,这些痛苦的事情,记起来做什么?”

  两人对亡魂的要求尚未给出回应,既未应允也未拒绝,回来的时候一路沉默。方才,那家伙踌躇半晌,又忽地问起两人生前的事来。

  “我只是……”鬼使白甫一开口又收住了话锋,忽地转过身来看向他,反问道:“既然这样,你又为何执意不肯喝孟婆汤,至今也要记着那些痛苦的事?”

  对方闻言却似乎颇诧异似的挑了眉,再开口时用了理所当然的语气,“我说过了吧,我可不想把我们两个的回忆忘掉。皮肉之苦的记忆对我来说算不得什么,要是把我亲爱的弟弟忘了,那对我来说,才是真的糟糕了。”

  鬼使白转过身去,缄了口。

  ——这家伙毫无顾忌地袒露心迹,永远让人无从应对。

  他看着庭院里的树出神,随手拈起身侧的瓷盏啜了一小口,旋即脸上漾出层淡红的悦色来,复又回过头来问道:“这东西是什么?”

  鬼使黑见状笑起来,很是得意的模样,“街尾那家铺子里的桃花酿,你生前就喜欢这玩意儿,我回来的路上就拿了两壶。”

  “拿的?”

  “那不然呢。”那家伙不以为然地耸耸肩,“我给他冥府的钱币他又不愿意要。”

  鬼使白噗嗤笑了一声,好像为这一笑觉得羞赧似的又很快把头转了过去,端起瓷盏又喝了一口,探出舌尖来舐了下唇,仍旧看着庭院里的树,声音有点儿不自在,“你别盯着我看了。”

  “诶?……哦。”鬼使黑如梦初醒,终于肯把视线撇开一点儿,拿过一旁的酒壶又给他斟满,赶在他推拒前道:“这玩意儿喝不醉的,不影响办公事。”

  鬼使白便没出声,又静默着喝了几杯,脑子里倒是一直转着些私事。

  “你生前与如今相仿。凡事都认真谨慎,一丝不苟,嗯,还有点啰嗦。”身侧之人蓦地开口,用了极温柔的回忆语气,甚至隐约带笑,“可爱得很。”

  说着又换上可怜兮兮的调子,“不过那时候比现在更可爱一些,会很乖地叫哥哥,也不厌恶我的早安吻。”

  “我没有……”鬼使白慌着要辩解,待想起自己平日所为又有些心虚,遂轻声否认道:“我并不厌恶。只是觉得在这冥府重地,行为轻薄,不成体统。”

  却不想那家伙听了这话竟忽地笑开了,“体统是凡人的事,与我们有何干系?正因凡人体统讲究孝道,所以无论我们如何被父母虐待亦不可忤逆,这简直毫无道理。你我死后既已向父母复了仇,便已坏了凡人的体统,如今却还遵它作甚?”

  鬼使白无言以对,也无心再与他纠缠这件事,遂半晌不再言语。空了的瓷盏在手里捻过几圈,才勉强佯作不经意,提起搁在心头半日的事来,“帮了那个亡魂的话,由他来做继任者,你我便可一起离开这里,重入轮回。”

   那家伙闻言却是一丝犹豫也无,很快摇了摇头,“你去转生吧,我留在这里。”

  语气干脆得像是早就做好了这样的打算。

  “……什么?”鬼使白有些怔忡。

  “我是说,你去转生吧,你本来就不该待在这种地方。”他说着笑起来,像是释然,又像有点自嘲的意思,“为人为鬼还是别的什么,对我来说都无所谓。你才是这个世界上对于我来说最为重要的。转生道上向来不讲情分,重为凡人回到世上,若是命里没有你,生生世世只有我一个人,那对我来说才是真的生不如死,我可不想经历了。”

  “嘛,所以说,你就去转生嘛。”他努了下嘴,再度换上漫不经心的语气,仍旧拈起手边的壶来给他倒酒,“我留在这儿当鬼使。凡人寿命短,至多不过百年便要重入轮回。我在这冥府等上几十年总能见你一面,嗯,蛮好的。”

  良久,鬼使白只怔怔地看着他,一声也没应。

  那人却又想起什么似的,忽地叹了口气,鲜有地露出副正经的伤感模样来,“我许久没有听你唤过哥哥了,你唤我一声哥哥吧。”

  那双看向他的上挑的细长眼睛里竟带出点儿恳求的意味来,声音也跟着低了下去,“你去转生前,唤我一声哥哥,好不好?”

•TBC
•四发完,HE
•渣,见谅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