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俩哥

「鬼使黑白」荒谬之徒03

3


  “你……”一个单字在半空中浮了一刻,落口的后半句终究不可避免地虚了下去,“……何必如此?”

 

  鬼使白对此毫无办法,对面前的家伙毫无办法。

 

  “我说过了啊,你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来说最为重要的。”

 

  还是那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我说过我喜欢你了吧?”

 

  “……什么?”

 

  “诶?我没有说过吗?”鬼使黑竟是一副比他更吃惊的神态,甚至认真地盯了他好一会儿以确认,而后眼尾唇角皆挑上去,凑近了来,几乎鼻尖相触,“我以为我早就说过了。”

 

 

  他很快就要离开这里,去转生为凡人了,很快会把在冥府与他一起的记忆全部都忘掉的。那么,全部都告诉他也没有关系,即使被厌恶也无所谓——反正都要被再一次地,更彻底地忘掉了。

 

  是的,很快就会被忘掉了。

 

  鬼使黑甚至隐隐感到些释然,再开口时语气里几乎带笑。

 

  “我生前是个荒唐的人,死后是个荒唐的鬼,喜欢我的弟弟,是想要……”附在他背上的手沿着脊骨一路攀援而下,滑至臀间柔软的塌陷处,指尖隔着衣服色情地按压了一下,伴着鬼使白喉咙里猝然的吸气声慢悠悠落了后半句,“想要做这种事的喜欢。”

 

  “你……!”

 

  那人瞪圆了一双眼,大惊失色模样。

 

  鬼使黑却丝毫没打算把手收回,指腹隔着布料不轻不重地蹭着,眼底又勾出了促狭的笑来,“你若是说厌恶我,我就停下。”

 

  “你……”鬼使白红着面瞪视他,声音涩止。不知是羞是怒,竟开始抖颤起来,止不住一般。

 

  鬼使黑见状,正忖度着是否要见好就收,却又忽地听得他一副极不甘的语气,颤抖着挤出了两个字,“……卑鄙。”

 

  那人这样说着,竟把眼睛闭上了。

 

  鬼使黑像初至冥府见到他那时一般地怔住良久,随后像那时一般地欣喜若狂。

 

  是默许的意思。

 

  他的回答是骤然倾覆而下的吻,因不可置信而难以抑制地齿关发颤。

 

  则是湿热滑腻的唇舌相抵,鬼使白自是全然不肯迎合,但也丝毫不曾设防地顺从,而这般试图佯作无知无觉的打算很快便失效,在愈加紊乱的呼吸里败了个彻底。

 

  可鬼使黑不肯停下,他犹觉不足。

 

  他对这双唇,这个人,都渴望了太久,这渴望几乎成了业障,在身体里盘根错节,由生至死依附于他,纠缠他,折磨他,使他日日夜夜不得安稳。他因肖想数载而谙熟此道,因出乎意料而失了方寸,理智上试图温柔地循循善诱,却又本能地横冲直撞。一只手钳住了对方的下巴,几乎是带点儿无意的强迫性的,在那人湿热的口中用力侵搅,窃取他齿间残余的桃花酒香,直至被呼吸不顺的对方慌慌张张地伸手扯住了衣服,才总算肯放开。

 

  鬼使白胸口一起一伏,大口地喘着气,已经顾不上嗔怪对方的放肆,有些脱力地伏在了鬼使黑肩上,安静地默许了接下来对方欲行的一切荒诞之事。

 

  真温柔啊。

 

  鬼使黑犹自笑了笑,伸手将他拥进怀里。

 

  真温柔啊,他的弟弟。

 

  因为很快就要离开,竟连他这般荒谬的请求也应允了。

 

  他侧过头,吻了吻他的头发。

 

  两人不知是谁,在隐约地,压抑地颤抖。


·TBC

·还剩最后一发结束……是车,HE

·渣见谅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