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俩哥

「鬼使黑白」不易吃醋的人吃醋时是什么表现?/最差恋人评比大赛

•两个撸着玩儿的段子,瞎写的不要较真儿23333
•第二个含微连若阎判和酒茨,介意慎

1.

  「不易吃醋的人吃醋时是什么表现?」

  答主:孟婆

  这个问题……我最近的确见识到了一次,印象很深刻。

  发生在我的同事鬼使黑白身上,嘛,他们是亲兄弟,也是恋人。我们妖鬼不太忌讳人类那些的。

  他俩从兄弟关系发展成了恋人关系,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的。

  因为一向很凶的鬼使黑突然好脾气,那天来找我帮忙时还破天荒地头一次说了句“谢谢”。我察觉到不对劲,小心地询问他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好事,他一副“你终于问了”的表情心满意足地说出了这件事。

  我稍稍有些惊讶,抬头看向一旁的鬼使白。

  鬼使白把头侧向一边,没否认。

  并且红了脸。

  总之我就这样知道了他们的关系。

  咳,回到题目上来,说到吃醋的话,这两兄弟在这方面也是天差地别。

  鬼使黑占有欲非常强,即使两人在没有成为恋人之前,看到有人向鬼使白搭讪也会一脸不爽地瞪对方,屡次被鬼使白说教也毫不悔改。如今更甚。之前有女子偶然见过鬼使白一面,芳心暗许,遂四处打听他成家没有,这话经由小妖传到鬼使黑耳朵里,这家伙当即拾起镰刀往肩上一扛,一脸凶相挑了挑眉道:“告诉她,成了。”……我亲眼看见的。

  鬼使白则内敛得多,完全不动声色。甚至一度让我怀疑……他可能是真的完全不在意。比如之前某次,有个亡魂被恶灵重创,虚弱非常,是被鬼使黑背回冥府的——女亡魂,可漂亮了。我抬头看向鬼使白,他安静地和鬼使黑并行,脸上一点波澜也没有。再比如之前某次,我因事去他们住处拜访,鬼使白正招待我喝茶,好事的小妖便拿着一叠桃红色的纸走进了庭院,挑起嗓子愉快地嚷嚷:“呀,鬼使黑大人,又有女妖给你递情信呢。”

  我立即扭头看向鬼使白。

  他正给我倒茶,连头都没抬一下。

  我捺不住心中好奇,低下头笼了手小声问道:“你不生气吗?”

  他颇诧异地抬头看我:“生气什么?”

  “有女妖给鬼使黑写情信啊……你不生气吗?”

  他旋即笑起来,好像觉得我的话很荒唐似的,云淡风轻地摆了摆手,“有什么好生气的,是女妖给他写,又不是他给女妖写。”

  我千百年来见各路亡魂,递同一碗汤水,各色模样的人也见过了,虽修为不深,人心鬼心也皆能由面目洞察几分,而鬼使白……我可以笃定地说,他是真的真的完全不在意这件事,更说不上什么吃醋了。

  我很困惑,这不大像我熟悉的人间情爱。

  “有什么不明白的?你看鬼使黑大人除了对鬼使白大人以外,对谁有过好脸色?”山兔这样给我解释,“因为完全不担心他会喜欢别人,所以当然不用吃醋嘛。”

  因为对鬼使黑很放心,所以完全不会吃醋。我想了想,觉得这话说得有道理,信了。

  然而直到前天我才明白,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寻常的午后,我闲极无聊,又去鬼使黑白住处拜访——前不久,他们被召唤了去,如今正在人间帮助一位阴阳师。

  庭院里有些小妖吵吵闹闹。鬼使白挑了个树下清静处,招待我喝茶。鬼使黑伸个懒腰,几次试图躺在他腿上,在被数次拒绝并说教以后,终于肯收敛了些,靠在了他肩上。

  鬼使白无可奈何,没再推拒。

  但他看起来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悦。

  这样待了许久,忽地跑过来个小妖,一脸急急忙忙,跳着脚向鬼使黑询问茅厕在哪。

  鬼使黑倚在弟弟肩上,伸手指给他个方向,小妖大抵是憋得狠了,当即拔腿就跑,跑了几步去才想起忘了道谢,又慌慌张张回过头,八成是一时想不起鬼使黑叫什么,信口道了句“谢谢哥哥”便跑开了去。

  说真的,那绝对是一句再寻常不过的,完全没有任何其他意思,纯粹出于礼貌的一句话,寻常得我几乎忽略了它。

  但接着我就听见了咔嚓一声。

  短促的,清晰的,咔嚓一声。

  ……我回过头去。

  鬼使白捏断了他手里的茶匙,一声没吭。

  长发垂着挡住脸,我没看见他的表情。

  我发誓,这是我这些年来见过最沉默有力的一次吃醋。

  我见势头不对,很快告辞。之后发生了些什么我就不清楚了,但在那以后,我再去找他俩喝茶,中间又遇上小妖询问鬼使黑事情,都会听见鬼使黑告知对方后迅捷地添上一句“不客气”……完全不给对方道谢的机会。

2.最差恋人评比大赛

  又是情人节。

  整个寮里最大的单身狗,晴明阿爸,今天更加胸闷气短了。

  思来想去,用心险恶地组织了一个“最差恋人评比大赛”,鼓励寮内的情侣勇于说出自己恋人的缺点,官方说辞是,旨在互相改进,以使双方更好地相处。

  但实际用意是,旨在激化矛盾,拆散一对是一对。

  然而事情很快脱离了晴明阿爸的预想,向着奇妙的方向发展了。

  寮内的情侣对这比赛倒是莫名地积极,纷纷跑来吐槽自己的恋人,说是吐槽,但分明是另一种形式的秀恩爱。

  般若吐槽一目连,说他整日只想着保护那群可恶的人类,都不陪自己玩。最后以神明大人认命地一叠声道歉并把人拥进了怀里结束。

  阎魔吐槽判官,说他无聊得像根木头,且对自己过分恭敬了,完全不像恋人该有的样子。最后以女王大人把脸红到耳根的判官强行搂进了怀里结束。

  酒吞吐槽茨木,说这家伙太喜欢他了,天天没完没了地夸他,可烦人。最后以晴明阿爸用“快闭嘴吧你”的眼神瞪了结束。

  等等等等。

  一轮所谓最差恋人评比大赛下来,单身狗晴明被虐得不轻。

  最后查查点点参赛情侣,全寮唯一没有参赛的一对情侣竟然是鬼使黑白。

  那对恋人兄弟正坐在观众席上喝茶,鬼使白一如既往地在对鬼使黑说教,麻烦你坐姿端正一些,不要这么懒散。

  晴明阿爸非常困惑,他本来以为鬼使白会是最想要吐槽自己恋人的那个。毕竟寮内所有妖,包括庭院扫地的小纸人都知道,鬼使白每日都致力于纠正鬼使黑的各种坏毛病,但鬼使黑从来都屡教不改。

  显然,其他妖也像晴明阿爸一样困惑。

  但,鬼使白对于众人问及“为什么没有吐槽鬼使黑”,也同样露出了些困惑的表情。

  他摇摇头,“我对他并没有什么不满啊。”

  山兔皱着眉,“可是你经常会说他的不是啊,让他站直啦,不要太懒散啦,说话要有礼貌啦,之类的……”

  “啊……这个。”鬼使白闻言会意了些,解释道:“是这样,因为作为鬼使,我认为他对待工作过于散漫了,有时行为和说话也不合礼节,所以想要纠正他。”

  说着顿了一下,继而正色道:“但在鬼使的身份以外,无论作为哥哥还是恋人,他都无可挑剔。”

  语气十二分认真。

  ……

  会心一击。

  一旁正吃梅子的鬼使黑,闻言愣了半晌,把果核儿也咽了下去。

  几秒后他回过神来,尽管明确感受到了鬼使白的眼神制止,但依然没能控制住自己,当众给了弟弟一个熊抱。

  ……晴明险些被这口狗粮噎得背过气儿去。

评论(4)

热度(294)